当前位置: 红网 > 扶贫频道 > 正文

抬脚踏上水泥路,出门坐上公交车——我国竭力破除农村交通“最后一公里”瓶颈

2018-01-04 11:08:14 来源:新华网 作者:向定杰、刘硕、张斌 编辑:宋沛珊

  新华社北京1月3日电 题:抬脚踏上水泥路,出门坐上公交车——我国竭力破除农村交通“最后一公里”瓶颈

  新华社记者向定杰、刘硕、张斌

  当高速铁路、高速公路不断见证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时,串联城乡的农村公路也考验着中国社会发展的深度。

  过去5年,全国新改建农村公路127.5万公里,约98.3%的建制村通上了水泥路,通客车率达到96.5%以上,这意味着群众“抬脚踏上水泥路、出门坐上公交车”的梦想正逐步成为现实。

  在成绩面前,偏远极贫之地路难通、车难行的现状仍不容忽视,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得不补齐的短板。同时,如何建好、管好、护好、运营好这些“毛细血管”,也需要持之以恒攻坚克难。

 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“乡村振兴”和“精准脱贫”成为未来一年经济工作的重点。交通作为扶贫开发的重点领域,也是脱贫的先决条件。

  “要想富,先修路。”这句说了几十年的话,在广大农村地区依然应验。在吉林省公主岭市双龙镇,78岁的兴林中心村党委书记曹发喜欢开着车在村里的水泥路上转悠。10多年来,他带领村民修了42公里路,实现了户户通。

  “路是农村的命脉,路通了,农村才能振兴。”曹发回忆,10多年前,路不好村里什么产业也做不起来,只能在贫困中打转。如今,平均每7户就有一台机动车。

  “农村公路越修越好,我们当地人的致富路也越走越宽。”陕西省大荔县范家镇镇长秦武杰说,以前小轮车换蹦蹦车,倒三四次才能把鱼交到商贩手里,死鱼率高,卖不上价。现在村里路修好了,一些“洋水产”也在黄河边的池塘里安了家。

  贵州省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,地形复杂,路一直是农村发展最突出、群众反映最强烈的问题。如今,“贵州到,汽车跳”的现象正逐渐改变。

  “我们村由于地势偏远从来都是靠山吃山,你看,现在我们就靠这条路致富了。”贵州省荔波县拉岜村村主任覃树友站在“果园公路”边说,路的建成解决了水果销售运输难题,外地客商可以直接开着大卡车到村里收购,减少了重复上下车和倒运的环节。

  修成一条公路、带动一片产业、致富一方百姓。近5年贵州先后启动实施了“四在农家·美丽乡村”小康路行动计划、农村公路建设3年会战、农村“组组通”公路3年大决战,累计投资883亿元,建设农村公路10.9万公里。

  “以前车进不来、粮卖不出去,咋能不穷?又哪敢想致富?如今村路通到了家门口,我们再不为卖粮难、出行难犯愁了!”吉林省通榆县新兴镇东兴村的兰淑芬大娘坐在热乎乎的炕上,说出了因交通改善而受益的千万百姓的心声。

  出门就有班车坐,农村版“滴滴出行”想到哪儿就到哪儿

  农村公路通了,但因为客运经营成本高、效益低,常常出现班车进不去、司机不愿跑的现象。同时也滋生了正规客车少、黑车到处转的安全隐患。

  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,尽管2015年底就实现了村村通油路,群众告别了肩挑背驮,但出行依旧不便。雷山县客运站站长王贵说,由于山高坡陡、村寨分散,导致客运班线分布不均,出现了“高峰人找车、平时车找人”等问题。

  针对这一痛点,当地研发“通村村”智慧交通平台,提供电话咨询、汽车购票、公交查询、班车呼叫、出租车、包车等一系列服务。“这是一款农村版的‘滴滴出行’,利用大数据,实现人车信息匹配。”负责运维的贵州智通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永安表示,有路是硬件,还得有软件,不然就是美中不足的事儿。

  为拉近城乡之间的距离,越来越多县区开始探索城乡客运公交一体化改革。通过专项补贴等手段,让农村群众享受到和城市公交一样的公共交通惠民服务。交通运输部提出要创新农村客运运营组织模式,到2020年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客车比例达到100%。在吉林,建制村都实现通客车外,屯屯通客车率也达到85.5%。

  “公交通了,我们可以直接把菜运到城区,一斤最少多赚0.1元,一年下来也有好几千元。”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柳陂镇吴家沟村种菜大户肖波说,以往到市区都是坐班车、摩托、黑“面的”,价格贵不说,菜也经常被压价;新开的公交不仅舒适安全,价格也降了一多半。

 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,今年是当地交通建设史上农村公路投资额最大、建设里程最多的一年。全区新增通客车建制村(连队)132个,通车率97.7%,达到10601个。阜康市滋泥泉子镇街西村村民周天芹说,如今,出门就有班车坐,想到哪儿就到哪儿,外出非常方便。

  小康路上不让任何一个乡村因交通而掉队

  道路改变命运,未来从脚下开始。日前举行的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提出:“最后一公里”将在2020年全部打通。其中,2018年将新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,新增通硬化路建制村5000个,新增通客车建制村5000个。尤其以西藏、四省藏区、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川凉山州、云南怒江州、甘肃临夏州等“三区三州”等深度贫困地区为重点。

  “交通扶贫脱贫攻坚不断深化,极大改善了贫困地区路网结构,有效解决了群众‘出行难’问题,支撑了当地特色产业发展,提高了基本公共服务水平,改变了贫困地区整体发展面貌。”交通运输部副部长戴东昌说。

  不过,受制于地理条件及经济发展水平,西南地区诸省的交通普遍落后于中东部地区。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指出,根据木桶原理,如果区域内各方的“短板”不尽量补齐,各方优势和综合交通的效益也难以发挥。

  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贵州,特殊的地质地貌决定了农村公路建设的艰巨性和复杂性。贵州省公路局局长张胤说,修路不会止步,下一步将投资388亿元,修建9.7万公里通组路,2019年底将实现30户以上村民组“组组通”硬化路。

  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王秉清表示,将进一步推进农村公路“组组通”建设,充分发挥农村公路建设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、打赢脱贫攻坚战中的作用,助力产业扶贫上台阶、黔货出山见成效、美丽乡村上档次。

  “有一位老乡还未走出泥泞,交通人就不能安之若素!扶贫攻坚,就是要把有限的资源瞄准最贫困的乡村、最困难的群体、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,实行‘精准滴灌’。”吉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、厅长王振才说,2018年,将建设贫困地区通屯硬化路3000公里,基本达成“小康路上不让任何一个地方因交通而掉队”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