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扶贫频道 > 正文

炎陵县:八旬老人告别贫困

2018-01-16 11:15:43 来源:红网综合 作者:匡凤 邓立平 编辑:宋沛珊

  红网通讯员 匡凤 邓立平 株洲报道

  “今年啊,我们脱贫啦。”1月3日,看到远道而来的“小老乡”,今年已经81岁的黄奶奶开心地说。黄奶奶是湖南省株洲市炎陵县沔渡镇安康村贫困户,原本是醴陵市官庄乡人,为支持官庄水库修建,上世纪六十年代黄奶奶举家移民至炎陵。

  “那天,跟着同村的几户人一块,从村委会坐车到的这里。人坐的是大巴车,还有一个货车是专门载行李的。”多年前具体的日子,老人已经记不得了,但是当时举家移民的情形却历历在目。“一大家子,老的老,少的少,最小的孩子才三个月,还是抱在怀里过来的。”初到异地,物资匮乏,又语言不通,肩负生活重担的黄奶奶和丈夫只好一块起早贪黑,儿女也渐渐长大。

  1988年,黄奶奶的丈夫去世。女儿出嫁成家后,她和儿子朱小鸟相依为命。2012年,黄奶奶右眼患白内障,去医院检查花了1600多元,医生让她动手术。“当时也没有钱,现在右眼已经看不见了,左眼也看不太清了。但是还是不敢去动手术,怕!”说起动手术,黄奶奶像小孩子一样,倔强得很,任凭怎么劝说,都不愿去医院“挨上一刀”。可谈起儿子朱小鸟,黄奶奶却十分担忧,“小时候家里穷,儿子就读了5册书,也没有什么有营养的能吃,长得也不高,61岁了,一直没能结婚,平日里就是靠打打零工勉强度日。”

  2014年,黄奶奶一家两口成为了建档立卡贫困户。

  说话间,朱小鸟回来了,见到老人正说着不太熟悉的语言,他望着笔者说了一句什么,由于当地的口音太重,笔者还没反应过来,只听见老人跟他介绍:“醴陵来的'小老乡'!”“哦哦,我记得之前也有人来过,谁来着?”朱小鸟接过话,却一时语塞。引路的村干部在旁边说:“嗯,醴陵市委副书记、邹书记,还有农业局、移民局等单位的,醴陵来我们这搞扶贫的。”一经提醒,朱小鸟也想了起来:“记起来了,当时,听说我们是醴陵的移民,还硬要塞给我们一笔钱,让我们养些鸡鸭。有机会还得要当面谢谢他们。”边说着,朱小鸟边走进房间,不一会儿,他抱出来一个火炉,轻轻地放在笔者的脚边。随后,他又搬来一个小椅子,也坐在火炉旁。

  新加的木炭“噼啪噼啪”地轻轻呼吸着、燃烧着,很快,火炉暖了起来。

  安康村由于地理位置偏远、基础设施薄弱、产业基础匮乏,经济发展滞后,是贫困县里的贫困村,有贫困户83户291人。炎陵与醴陵高速公路相连,人心更是连到了一块。2017年,该村成为醴陵与炎陵“携手奔小康”协作扶贫的三个村之一。醴陵市农业局、林业局等各后盾单位为该村筹资87万元,用于完善基础设施和发展产业。目前,该村已建成一个豪猪养殖基地、一个黄桃种植基地,以及一家味花果农民专业合作社。该合作社现在杨梅种植基地40亩,黄桃种植基地90亩,吸收了50多户贫困户入股,发放贫困劳动力务工工资4万余元;开发高标准笋竹两用林1000余亩,亩产值效益1200元左右,2017年产值12万余元,全村83户贫困户受益。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3.26万元。

  “最开始是搞集体,住的是村上公家的房子;再然后自己建了房子住在坳背里,觉得不方便又搬了出来,就在这间屋子后面,是泥巴屋。去年,多亏了政府的好政策,农历五六月份开始建新房子,过年前就住进来了,现在居得很好……”过往岁月中的生活艰难,都已深藏在老人褶皱的皮肤里,消融在脸上的笑容中。

  “村上帮小鸟安排了一个清洁工的活,每年也能有四千多元钱。还有移民后扶补助、低保补助和每年每亩950元的笋竹林补贴,再加上流转土地给合作社育黄桃苗的钱。这些杂七杂八的钱,也够花了……今年,我家脱贫啦!”

  岁月流逝,公社、泥巴屋……这些笔者无从得见,也无法亲身体会。老人积极乐观、始终向上的人生态度,却令我为之动容。

  作为清洁工,朱小鸟负责周边三四个组的环境卫生2天左右打扫一个轮回,每次至少要倒三车垃圾。朱小鸟手指着简易垃圾板车的轮胎,说:“虽然不贵,也要好几百块钱,我就买了两个轮胎,其他的都是自己动手做的,嘿嘿。”打扫卫生时,朱小鸟会将废纸、塑料、金属等分门别类整理好运回家,收废品的人也总喜欢到他家“逛逛”;不打扫卫生的时候,勤劳的朱小鸟就去河流边担沙,50元一担。交谈中,朱小鸟的话并不多,但却能感觉到他同黄奶奶一样的积极乐观。虽然年纪越来越大,身体也不如从前,患上支气管炎后,每天夜里咳得特别难受,可朱小鸟觉得积少成多,做一点就能赚到一点。

  木炭燃烧自己变成了火炉里的灰,却温暖了整间屋子。朱小鸟起身,又添了几块木炭。

  “之前,老朱在的时候,我们还经常会回去看看。当初移民的时候,水还没淹到我们的老房子,后来回去看时,水一年比一年离得近,还好人都搬走啦。老朱走了后,我带着小鸟回去过几次,原来的邻居、认识的乡亲都不见啦。最近一次回去也20多年了。当时,我姐姐去世,我和小鸟去悼念。想起来也已经很久没回去了……”

  看着远道而来的“小老乡”,黄奶奶关切地询问起官庄水库的变化,笔者一一回答。老人静静地听着日新月异的老家——官庄,怀念却不忧伤。笔者想,应该是大山孕育出这勤劳、质朴的心灵,又如水宁静。面对困苦,他们默默适应、默默奋斗,而不会去呻吟、去索取、去抱怨。

  又一炉木炭燃尽,却延续了希望的火种。朱小鸟又添了一次木炭,火炉里重新“噼啪噼啪”地响起声音……

  我起身告辞,走出黄奶奶家。隽秀的山峰、吟唱的溪水、蕴含生机的果木,如诗如画般扑面而来,空气中仿佛能闻到黄桃果香气息。

  这一场特殊的“炉边对话”,笔者收获颇多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