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扶贫频道 > 正文

【“新时代 新梦想”2018新春走基层】贫困户张贵华的幸福年帐

2018-02-05 11:04:34 来源:红网综合 作者:谭如茵 编辑:宋沛珊

  编者按

  新闻总在大地上奔涌,最丰富最动人的细节往往潜藏发生在一个个平凡人身上。 “新时代 新梦想”2018新春走基层,红网张家界站将把镜头、话筒、文字对准基层,讲述一个个动人的故事。深入社区,展示城市发展新变化;走进乡村,记录现代农村发展。

贫困户张贵华家低矮的粗胚房

张贵华向记者细数2017年收支情况

看着猪厩里仅剩的五头黑猪,新的一年,张贵华和小儿子罗庭计划扩大规模,争取饲养四五十头。

拿着市纪委领导送的新年中国红,张贵华说起心愿和期待

  红网时刻张家界2月4日讯(记者 谭如茵)“年头到年尾,一家三口人,总共有8.3万元左右,开支了差不多6万多,剩下来二万多,首先得还一部分账,然后是好好过好这个年,再准备新的一年的事……”坐在自家屋的火坑边,49岁的张贵华一边数着手指头,一边兴奋中带着大山一般的执拗。

  2月3日,立春前一天。阳光安好,年味渐浓。红网记者来到张家界市纪委对口帮扶的梯市村张贵华家,感受过去一年一个贫困户家庭变化,新的一年一个贫困户家庭的愿望和憧憬。

  张贵华是桑植县官地坪镇梯市村人。所在的梯市村,原名梯石,意即河边悬崖上的梯级石阶,是官地坪镇唯一无水田的村,全村现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80人。她所在的桑植县,是国家深度贫困县,全县共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02691人,2017年已减少贫困人口19965人,至今为止,已累计减少62784人,还有三万多人未能脱贫,按照部署,将在2019年整体宣布脱贫。

  一栋低矮砖石屋,四间房子,粗胚。张贵华家坐落在梯市村部距官瑞公路约三百来米远的火儿洞山坡边。山上是黝黑的石头,和长在石头中脱光叶子的树木。

  屋旁一溜猪厩,猪厩里20头黑猪如今只剩5头,有些空落。

  张贵华家过去一年的收入,主要来自三大块:一块是国家帮扶和政策补助。3.2亩莓茶苗木肥料6400元;20头黑猪补助11000元;大儿子张张贤卿外出务工补助1000元;国家落实生态公共林补贴430元;粮种补贴221元。总共19051元。一块是一家人辛勤劳动所得。大儿子在广东打工,目前还没回家,要在农历腊月27左右回来。由于前大半年没做什么事,这一年没什么收入。小儿子罗庭上半年在广东中山一五金抛光厂做事,赚了2万元左右,去年八月开始,回到村里一家莓茶厂上班,5个月收入12500元;一年到头饲养的20头黑猪已卖了15头,收入32200元。再加上市纪委领导走访慰问3200元。这一年,张贵华家的总收入约为87000多元。

  张贵华家过去一年的开支,也主要来自三大块:日常生活费用近二万元;黑仔猪成本16932元,养猪饮料16000多元,二项相加33000来元;药费16000多元。总共66000来元。

  收入和开去相抵扣,这一年,贫困户张贵华一家三口人,大约能赚到二万元。如果加上厩里另5头黑猪和三头年猪,总收成在3.3万元左右。

  拥有这个数字,朴实的张贵华有些幸福。“这首先要感谢党和国家的脱贫帮扶政策,尤其是黑猪产业的帮扶,让我一个弱女子在家里也可以赚到钱。这以前,我心脏有病,做不了大事,拖累孩子不说,还得花一大把的钱,现在好了,在家养猪,还包卖出去。心里很踏实啦。”张贵华高兴地说。

  让张贵华高兴的还有另外一件事。她的家庭,是因病致贫的。八年前,丈夫因病去世,家里落下20多万欠款,当时,一家人立下一定要把钱还上的承诺。

  这几年,她和二个儿子起早摸黑,在党和政府关心下,拚命地干活,已还了十多万,如今只剩下7万多了。今年再还上一些,眼看再过几年,就可以全部还上,一块悬在心里的石头慢慢踏实,满上皱纹的黝黑脸上有了笑容。

  高兴之余,看着已27岁的小儿子罗庭,张贵华也有些忧心。丈夫去世那年,罗庭19岁,正在天津南开大学读书。一场噩耗传来,让这个满怀梦想的孩子不得不直面家庭的穷困和现状,从此中断了大学生活。八年来,这个孩子忍着泪水,压下梦想,在外拚命地干活。足迹遍及河北沧州,本省长沙,广东深圳、广州、佛山、顺德、中山等地,干的活儿也五花八门,建筑工,清洁工,电焊工,模具工,打桩工,只要是能赚钱的正当活,他都一一做过。八年,孩子已从当初朝气蓬勃的天之骄子,磨练成成熟稳重不太言语的打工青年,岁月就是这样击打着这个孩子。张贵华看着心疼,又无奈。

  欣慰的是,孩子现在已渐平静。去年7月,为了照看多年有病的母亲,又主动从广东回来,在村里一家民办莓茶加工厂上班。“这样,一方面我可看家,另一方面可以帮帮我娘。她有病还有养黑猪,不容易。我在村里也找到事做,自己也可不出远门就赚到钱。”如今已27岁的罗庭似乎不太愿提自己的事,只是淡淡说。

  说起新的一年打算和心愿,张贵华有些期待:“想把猪厩扩大,把黑猪规模增加到四五十头;想自己的病早点好起来;想把欠的钱还得更多一点;想把家里的粗胚屋改造一下。”说到这,张贵华抬头看了看小儿子,轻声说,“希望罗庭多赚点钱,能找个对象。”

  对此,罗庭的说法又不一样,他说,找对象的事还有时间考虑,现在家里这个样,还不是时候。希望母亲早日健康,希望把家里的欠贷早日还清。

  小路弯弯,群山起伏。冬日阳光温暖撒在张贵华家山岗上。告别张贵华和她小儿子罗庭时,二个人站在屋前坪地上,向我们挥手。她们脸上笑容,就像过去一年她们有些满意的收成,而她们沐在阳光下的身子,则如她们对新年的期望,像屋后扎在火儿洞山上的树木一般坚强。

  再过几天,张贵华大儿子就会从广东归业,一家三口人,将在这栋低矮的屋里过个新年。然后,她们一家,将展开新年的一页,像不远处山脚下的娄水一样,在群山中坚定前行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